上期开特码下期必出肖
 
  設為首頁    加入收藏
  • 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新聞中心媒體看“江勘” > 中國有色金屬報:找金人的情懷

中國有色金屬報:找金人的情懷

瀏覽次數: 日期:2019年3月20日 16:52

找金人的情懷

來源:中國有色金屬報  2019年3月16  8  綜合  作者:四隊  龍宇

上世紀90年代初的江西有色地質勘查局德興市金山會戰隊伍中,少長咸集,群賢畢至。會戰錘煉人才,人才就像金子,雖經千淘萬漉,終放出耀眼光芒。

在金山,不僅找到了超大型金礦,還鍛煉了一支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吃苦的隊伍。

參加會戰的許多找金人,后來都成了江西有色地質勘查局的“金子”,在局屬各單位擔任要職,獨當一面,成為地勘隊伍的領軍人才。

會戰結束后,許多人離開了金山,但江西有色地質勘查四隊(下稱四隊)的李軍卻選擇了堅守,至今還在贛東北地區執著找金……

李軍,從1982年長春冶金地質學校畢業來到四隊已經37年了,35年他行走在找金路上。多年的地質找礦爬山練就了他硬朗的身板,雖已56歲,但臉色紅潤,充滿朝氣,更像一個小伙子,爬起山來,那些“8090后”總是被他甩得老遠,1.5多高的陡坎,他一個健步就躍上去了,許多年輕人都看傻眼了。

他對找金是那么癡迷,連走路時身子總是微微前傾,目光專注,眼睛就像兩個圓圓的“鉆孔”,時刻都在發現著什么。

殷紅的雪地

江西有色地質勘查局組織的金山會戰,27歲已經走過6年找金路的李軍擔任鉆探組大組長,是當時會戰七大組長之一,也是年齡最小的大組長。

鉆探組是最繁忙的一個組,負責10臺鉆機的鉆探工作。白天忙編錄,晚上忙整理。

鉆孔穿過礦體時,就要及時停鉆,節約費用。這時地質人員就要及時趕到現場,根據地質情況,決定是否停鉆。根據設計圖,有的是白天穿過礦體,有的是晚上穿過礦體。遇到晚上穿過礦體時,由于他是組長,大多數是他自己上,無論刮風下雨,都從駐地翻山越嶺,及時趕到現場。

1992年冬天,大雪封山最冷的一天,零下9攝氏度,凌晨2點多一臺鉆機鉆孔穿過礦體,別人都在溫暖的被窩里,他卻冒著大雪,打著手電,翻過2座山,趕到現場,及時終孔。回家路上,凍得瑟瑟發抖,下山坡陡路滑,一不小心直往下溜,溜下幾丈遠,掉進一個冰窟窿,樹枝劃破了手,鮮血直流,殷紅了雪地。

他咬著牙,摁住傷口趕回家,天已放亮。他包扎好傷口,當時對誰都沒有說,繼續開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高山上的牛棚

2005年江西浮梁縣金寶金礦普查項目開始,李軍負責。為了離鉆機近一點,住地只好安在高山上一個廢棄的牛棚里,海拔500多米,山高坡陡,方圓七八里沒有人煙。牛棚里臭氣沖天,李軍領著大伙花了一整天把牛糞清理出來,就帶著大伙就搬進去住了。沒有床鋪,就在臭氣未散的地上,鋪上席子和大伙一塊打地鋪睡通鋪。晚上沒有電燈,只能點蠟燭。

每當夜幕降臨,伴隨他們的只有牛棚里的燭光,有點像城里人的燭光晚會。如果真是燭光晚會,那還是很浪漫的。但是天天晚上都要在這燭燈下默默工作到深夜,還要準備第二天的工作和行程,燭光可就不那么浪漫了。

遠遠望去,高山深處的牛棚里,紙糊的窗戶上透出一點暗光,和那天上的星光,是那樣的交相輝映。

有人問他:“住在高山上的牛棚里,到晚上不寂寞嗎?”

他莞爾一笑:“這么多的工作,哪有時間寂寞啊。”

雖然沒有電燈,但李軍心中有一盞“金燈”,照亮他前行。

一天跑三個點

2007~2009年,地勘行業開始復蘇迎來春天,又一次煥發了李軍前所未有的找金熱情。

3年中他負責了5個項目:金山危機報告任主編、雷高霧金礦詳查任主編、蔡家塢金礦普查任主編、金山金礦核實報告任副主編、銀山多金屬核實報告任副主編。

5個項目雖然都在江西省德興市,但有的相距幾十公里遠。忙的時候他半年多才回一次家,他經常是一天跑3個點,最少跑2個點,早上在一個項目組,中午趕到另一個項目組,傍晚又趕到下一個項目組,走到哪個項目組,就在那個項目組住,稍近的項目組,就騎著自行車跑。

為了節約時間,經常是上午出門時帶上一瓶水,幾個饅頭,中午餓了,拿出冷饅頭,邊走邊吃,一餐就這樣解決。

每天都是這樣連軸轉,迎著朝霞出,頂著月亮回。

終于有一天,他積勞成疾累倒了,發高燒達到40度,幾天不退,住進醫院打點滴。

他是幾個項目的負責人,哪能安心住院?

住院第二天,病情稍微好轉。還躺在打點滴的病床上,他接到項目部打來的電話,有技術難題要處理,他二話沒說,對醫生提出出院要求,醫生不同意,他自己拔掉針頭,就急匆匆趕回項目部去了。醫生望著他既敬佩又搖頭。

李軍說:“最讓我難忘是在蔡家塢鉆到厚大的金礦體時,那種激動的心情無法言喻,歡喜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,什么苦啊累啊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。”

廢礦堆上的烈日

2013~2017年實施德興市水石塢礦區金礦詳查項目,李軍負責。水石塢位于金山北面,再往北就是德興銅礦。

漫山遍野堆滿了德興銅礦丟棄的廢礦石,方圓十幾里沒有人煙,寸草不生。很多鉆孔不得不在廢棄的銅礦石堆上施工。住地離鉆機很遠,上班要走兩三個小時才能到達。

礦石反射的溫度直往上冒,加上太陽的熱度,空氣像著了火,燙著他們的臉。鉆機在烈日的暴曬下,摸上去都燙手。處處燙手,處處燙人。腳下的膠鞋,踩在礦石上,有時都會粘住,可以聞到焦糊的味道。

在這種環境里,即使不干活,一般人也受不了。有人拿著溫度計一測,58度,都沒有出聲,繼續默默地干活。

年過五旬的李軍和普通職工一樣,身上的衣服濕了又干,干了又濕,一天下來,衣服上結滿了一條又一條的“霜”。

水石塢金礦區最終探明黃金資源儲量17噸,潛在經濟價值近50億元。是四隊在金山金礦田探獲的繼金山、石塢等金礦之后又一個近大型巖金礦床,報告的提交將為中國黃金工業的發展提供又一重要的資源基地。由李軍主編的《江西省德興市水石塢礦區金礦詳查報告》獲得2018年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地質找礦成果獎二等獎,他個人也因此獲得二等獎。

所屬類別: 媒體看“江勘”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相關新聞
上期开特码下期必出肖 三地独胆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宝宝计划官网下载安装 360彩票对比器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万购彩彩票 千赢娱乐赢抢庄牌九 时时彩四码最准的方法 意大利pk10是真的吗 时时彩后2稳赚方法